木酒

爱一个人

眼里会藏着秋水

嘴里会飞出蝴蝶

心里会住着小鹿


小绿与小蓝 回忆总篇

我可以记下关于你的所有事,但是唯独忘记第一天就喜欢上你的这件事。

我可以记下和你在一起的所有事,但是唯独忘记这些事情发生时的感情。

你以为我不喜欢你,但是天知道我在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是有多喜欢你。

可除了天,谁都不知道,也包括我在内。要是有谁知道就好了,是不是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在之后忘记你的每一天里,我都曾重新喜欢上你。

即使在之后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想要忘记你的时候。我都知道,这种感情不是其他感情——就是我喜欢你。

除了喜欢,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人一边开心一边心痛呢?

但是我还是忘记了喜欢你的这种感情。

我真的不想这辈子只活在你的回忆里啊!我也想带着喜欢你的感情和记忆和你在一起。

可我做不到。

将军和书生

#谁没有混球过呢
#没有小生套不出来的八卦

  “别看将军哥哥现在如此成熟稳重,令人心生依靠。十三十四的时候可还是个混头,没一天不是灰头土脸带着伤回来的。老将军打断的军棍都不知道过有几根,根本治不了将军哥哥。不过后来才知道这些打断的军棍,将军哥哥早就偷偷做了手脚,打不了几下就断。而且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将军会先装晕,老将军夫人还有老太太都会出面,抱着将军求情。老将军招教不住,都只能作罢。不过把戏玩太多次,哪有次次起效的道理?时间久了,老将军早起了疑心。有次将军又闯祸,以前做过手脚的军棍早就被打完了。正在他拿新的军棍做手脚的时候,不巧被老将军发现了,老将军大怒,那一次将军真被打昏了,昏了之后竟然又被打痛醒了,看着就痛极了。若是旁人至少也得样半年的伤,将军养了三个月就又开始想作天作地。不曾想,这次将军逛了一次街,回来就发愤念书练功,16岁随父镇守边疆,八年后才归的京,战功赫赫。将军一直都不讲那次逛街他经历了什么。不过听街边卖菜的张大妈和迎客楼的小斯讲,大致也猜出来,将军那次遇上了一个7岁的小妮子,被无意间上下数落了一通,说什么老将军家后继无人,祖上爵位难保,皇帝又不信任,怕是要家道中落,指望不上老将军的长子,多半只能靠卖女求荣,苟延残喘,危矣危矣。将军看她是个女娃娃,又不好动手,跟她争论了几句,句句都被怼回,干巴巴撂下一句给老子等着,砸了桌椅,就愤然离开。第二天想不过,找了自己兄弟中最会讲的,准备一雪前辱,没有想到那女娃娃先是结了将军砸店的账,还留了一句若是沦落街头,十年后我大发慈悲来娶你云云样的条子,气的将军又砸了店里桌子,那妮子竟然把这些桌子的钱也算上给了,真是神了。后来将军哥哥满京城的寻她,一个女娃娃能懂那么多,不可能是个普通家世。但是没有,一个符合条件都没有。他还偷摸去别人后院,若是被抓到,轻薄之名少不了。但是还是没有。哥哥又去寻那几日入京的权贵的女儿,不过入京少有带家眷,何况带个七岁小女舟车劳顿,哪里又有呢?像是没有这人一样。现在已经是快第十年,将军哥哥一直拒绝婚书,可能再等那妮子吧。不是喜欢,而是多年不见,少年相遇点拨,如今感怀难忘罢了。你不必难过,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听姑娘这么一说,小生觉得这次胜负难说”(OS:小生应该怎么解释那女娃娃是小生我才不会被杀:(?一定会被杀的吧?一定会被暴打一顿,然后切成碎片 ,最后扔到野外喂狼的吧?)

将军与书生

(突然想he :))


  “你骗我?!”将军紧紧抓住眼前人的衣襟,恨不得暴打他一顿,可还是舍不得。这人可好不容易才出现自己面前,看样子还十分虚弱。


    书生笑笑,抬手抱住这个气势汹汹的,可又强忍不哭的,自己的心上尖。他的头凑在将军肩上,唇在将军耳边低喃着“最后一次啦,原谅小生我呗。”说完就着魔似地亲了一口将军的耳尖,又忍不住向下亲吻将军的颈项,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将军刚心软,又被撩到火气冒。他放开书生的衣襟,抓住对方不老实的双手,眼睛直盯盯的盯着对方正色道“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书生停下自己不安分的行为,抬眼看着心肝一脸正色。书生不觉危险地作恍然大悟状“哦,是忘记什么,平安吻嘛,我记得。”作势想去亲眼前人。


    将军出手阻拦,可还是被亲得五迷三窍。心想着这书生怎么又回到以前无赖的时候。不对,是比之前的无赖更流氓!


    胡闹一阵后,书生靠在将军肩头。没等到将军回神,耳边传来一声如释重负般轻快的叹息,温和的声音随即响起“是我输了,可我回来了,还有我喜欢你。”


   将军听到,再也忍不住,环手抱住了书生。眼角一直浸着的泪终于憋不住,一滴滴掉在书生的肩上。


   书生也不说些什么,只是仔仔细细地亲吻着坏里的人。怀里的这个人啊,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无一例外,好生喜欢。


将军和书生

7岁时,书生随母亲进京城。离京的最后一日,和母亲打赌输了,被迫穿女装上街。正和酒店店家闲聊时,和一个14岁的毛头小子起了争执。那小子嘴口哪里能和终日跟母亲斗嘴的他比?对方自然是输了。他觉得有趣,留下字条,调戏了对方一番。后来回家事情太多,况且年纪小也不太当回事,随后也忘就了这事。


5年后,12岁的年纪,用母亲的话来讲就是一个该犯中二病的时候,人生的第二叛逆期到了。书生和母亲妹妹赌气,偷偷藏在去西域商旅马车,到了边关。不巧遇见大风沙,和商队失散。巧合地是,被19岁的将军救了。但彼此并没有认出,他们曾经在京城有过争执。一是塞外3年的风沙使将军大变样,早就不似当年少年气盛,而是变得更加沉稳硬朗。二是书生易容改装隐藏身份,毕竟离家出走也不是什么光鲜的好事。所以将军并不知道这个和自己讲兵论道,视为人生知己的这个人,就是5年前那个气他气的要死的那个人。当然书生也不知道,面前这个谈天说地的就是当时被自己堵的无话可说的“口吃”小子。不过这次,将军凭战场实际经验,没有输了口舌,反倒是让书生身上的中二病好了不少。后来一直跟着保护书生的人,奉书生母亲之命,带书生回家。离开之前,他们约定来日再见,再比高下。


再4年后,书生陆续考取解元,会元之名。若是再中一状元,就是连中三元,那可真是不得了。书生借进京赶考之由,游览各地。走水路,路经赣江时,不幸被偷被抢,还被绑破庙,这次又碰到了将军。将军还是没有认出他,但是这次书生认出将军,但是存着捉弄的心情,并没有如实告知身份。得知将军被派南方剿匪,故意被地方官员出卖打入敌方内部,却被书生打乱了手脚。书生不好意思,主动帮助将军剿匪,之后共同返京,中间发生不少趣事,当然仅对于书生而已,对于将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后一年,书生见证不少朝堂琐事,官场黑暗,不再想考取功名。当书生想重归江湖之远,将军却不得不再次卷入朝堂之中。皇位之争,将军错位,好友二皇子被贬为庶人,竹马侍郎被发配充军,亲姐皇妃被废。将军心力憔悴,书生不忍。为了将军脱身,设计将军,书生站到敌人身边。最后没有想到的是,是将军归江湖,书生处朝堂。将军书生割袍断义,摔玉表志,诀别离索。书生把碎玉收好,找人用金线缠合,不过始终差了一角,不知所去。将军藏起一角,做成吊坠一直用红绳挂在身上,不明为何。将军自嘲,应了当时那小女孩的话,家道中落,靠女人苟延残喘,悲愤离家,应该说再也没有家了。


后三年,将军游侠四地,书生位及人臣。将军途经四川,遇到和当年的小女孩模样相似的人。一番交谈后,将军才得知这是书生妹妹,并且书生一直骗自己,书生才不是孤儿,是富比天下,蜀商之子。同时也都知道十几年前的那个女孩,十年前的知己都是书生。书生妹妹给将军看了书生这几年寄回家的家书,每一封都提及自己,信里写到将军曾经表示爱吃的不爱吃,喜欢的不喜欢的。书生一直在密信里和母亲聊自己喜欢人的样子。他喜欢他,可心事无处述说,只能情寄家书,廖慰心意。


一月后,京中传来消息:书生入狱,秋后问斩。他着急入京,得知书生为帮自己家沉冤昭雪,毁了自己的前途。死别一场。(“娘亲,你教导我,一生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够为一人或者一件事奋不顾身,就很不错了。我这一生播下了一颗种子——我这辈子就宝贝这一颗种子,看它长大,发芽,开花,但我等不到它的结果了。”“娘亲,你说我这样他会记住我一辈子吗?听说他家有习惯,若是大恩值得,用孩子名来报。他的孩子会取我的名字吗?可我有爹呀,不过我也想他在唤我再亲密一点。”)


后来边疆侵扰,将军重新披甲上阵,镇守边疆,一生无妻无子,战死沙场。将军这辈子自13岁后,用十年等一个不存在的女孩,再后三年被一个人所爱,最后也不得善终。


章一 江陵下扬州

章二 赣江遭土匪

章三 天涯沦落人

章四 共计谋出路

章五 再次遇故人

章六 大力出奇迹

章七 翻脸不认人

章八 返京欢乐多

章九 东门听八卦

章十 西门卖膏药

章十一 繁华掩太平

章十二 暗藏杀机盛

章十三 月下相对酌

章十四 故此相辞别

章十五 夜夜入梦来

章十六 闻君遭变故

章十七 决心报君恩

章十八 花间一壶酒

章十九 故此相决绝

章二十 吾辈朝堂上

章二十一 君处江湖远

章二十二 川蜀遇家母

章二十三 书信达情意

章二十四 噩耗自京来

章二十五 红烛燃此夜

章二十六 阴阳两相隔

章二十七 塞北死沙场

章二十八 大白天下明